美国体力活动与健普法栏目剧爱迷失康指南:50年的演变

时间:2019-10-30 03:17:21 作者:admin

作者:William L. Haskell, Ph.D., FACSM

翻译:陈书宁

校审:曹 维

身体活动和公共卫生指南的现状

2018年11月,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DHHS)发布的第二版《美国体力活动指南》(1),在体力活动和公共卫生领域中被认为是“官方指南”。所有由美国联邦政府发布或支持的有关体力活动和健康的信息或内容都至少应该与这份官方指南保持一致。2008年,DHHS发布了第一版指南,其中对青少年、成年人、老年人分别给予相应建议(2)。该指南是依据过去70年已经发表的研究以及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专业组织和政府机构发布的健康指南或给予的建议来制定的。2012年发布了一份《美国体力活动指导方针中期报告》,该报告侧重于完善青少年体力活动的干预措施(3)。

2008年DHHS制定的指南的科学理论部分是由体力活动指南咨询委员会(PAGAC)编写的,该委员会由体力活动和健康方面的科学专家组成,并进行了大量文献综述(4)。2018年,PAGAC编写的最新报告采纳了2008年指南编写委员会提出的大部分建议。2018年的报告指出,体育锻炼能为人们的身心健康带来重要益处,这个观点有较强的科学证据支持(见Box1)。2018年新列举出的体育锻炼带来的益处有2008年版指南中未提出的,例如体育锻炼能为心血管和新陈代谢相关的健康方面带来益处,提高骨骼和肌肉健康水平,以及显著降低心血管疾病发生率和癌症死亡率。

图1 全因死亡率的风险比与每日多组10分钟或单次中等到较大强度体力活动量(以四分位数计)的关联

与旧版指南的主要不同之处在于,2018版指南不再要求人们进行多次的持续时间至少为10分钟/次的有氧运动——现在任何持续时间的活动都有助于实现每周目标。尽管一些已发表的研究表明,多次低于5分钟的运动对健康没有多大益处,但研究得到的数据有潜在效益(见图1)(5,6)。因此,仍然需要更多研究来了解多次短时间运动对健康的具体好处。

因为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会参考来自其他不同研究结果所得到的数据,以便在制定的指南中为人们如何进行体力活动提供具体建议与指导。因此,由于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持,一些目前较流行的体力活动,如高强度间歇训练,指南中没有给予具体建议。此外,指南中还列举出了由于静坐时间过长而增加健康风险方面的相关建议,并为人们列举出各种类型的体力活动来帮助他们减少静坐时间。然而,现有的研究数据不足以得出建议人们每日静坐的具体时间。无论怎样,减少静坐时间能提高健康水平,尤其是那些体弱人群或高危人群。

体力活动和健康指南的发展简史

体力活动和健康指南的发展简史1953年,第一项相关研究发表:如果一周中能多天进行中等强度/较大强度的体力活动,有助于减少冠心病的临床发生率。Morris和他的同事报告说,伦敦双层巴士上售票员们的工作相对灵活,在车上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上下走楼梯,与同一辆巴士的司机相比,售票员们患冠心病的几率更低。此外,报告中还提到,与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的电话接线员相比,那些按规定路线带着邮袋行走的伦敦邮递员患冠心病的几率显著更低。在接下来的20年里,大量受试者数据普遍得出类似的报告结果。

此外,一些包括简明体力活动问卷调查的早期研究中发现,在纵向随访中,日常活动较多的男性比基本不运动的男性患心脏病的几率更低(8)。在此期间,一些运动生理实验室开始报道人们在运动训练中与健康相关生理指标(如血浆胆固醇和甘油三酯、血糖、血压、肥胖和心肺功能)的变化情况。这些研究结果和许多其他类似的研究成为美国心脏协会(AHA)和美国运动医学学会(ACSM)在20世纪70年代初提出的体力活动和健康指南的早期科学依据。从1972年到1996年,ACSM、AHA、DHHS各单位和其他组织为运动/健康相关专业人士或普通大众发布了大量的建议和指导性文件。1965年至1996年间发布的这些指导性建议可在《Physical Activity and Health, A Report to theSurgeon General》上查阅(9)。

大多数指南推荐的体力活动的数据支持来自两个研究设计:(a)前瞻性观察研究,全因和病因特异性死亡率是常用数据;(b)运动干预(训练)研究,患者指标变化是常用的关键数据。正是观察性研究和干预性研究这两种不同类型结果数据的综合借鉴,为许多现行的体力活动指南提供了依据。体力活动的增加使各种与慢性病相关的生理指标得到改善,从而支持“因果关系”的概念,而观察性研究提供的临床结果(如死亡率)通常无法通过干预性研究获得,因为需要大样本量、长期随访和大量数据才能实现。

最早指南中的关注重点是通过人们的日常锻炼计划,以改善心血管情况和肌肉健康水平,并有助于降低成年人运动诱发的心血管或肌肉骨骼损伤的风险。例如,AHA在1972年(10)发表的第一个建议指南中,提出了如下警惕声明:“运动是一种治疗药物,可以达到有益的临床效果,当然也具有特定的适应症和禁忌症以及可能的毒性或不良反应”(第24页)。20世纪90年代以前,公共卫生指导方针更多关注指南中推荐的运动所产生的风险,而90年代以后则侧重于适当运动所产生的大量显而易见的健康益处。美国CDC和ACSM在1995年发布的指南尤其重要,因为它们具有很强的公共卫生导向(11)。此外,在这些指南中还引入了“单次运动>10分钟”的建议。

在1978年至2011年的33年间,美国运动医学年会发布的指南中的核心内容有较小的差异。1978年,指南侧重建议人们进行15~60分钟一次的耐力活动,每周3到5次中等强度/较大强度的耐力活动(达到60%~90%的最大心率储备或50%~80%的最大摄氧量)。指南推荐的大多是有助于维持肌肉和骨骼力量、提高柔韧性和平衡能力的活动(12)。2011年,ACSM的主要建议是,大多数成年人应每天进行不少于30分钟、每周不少于5天(即每周不少于150分钟)的中等强度的心肺功能训练,或进行每周不少于3天,每天不少于20分钟(即每周不少于75分钟)较大强度的心肺功能运动,或进行总运动量达到每周500~1000梅脱-分钟的中等强度和较大强度运动。建议成年人进行每周2至3天的主要肌肉群的抗阻训练,包括提高平衡能力和灵敏度的神经运动训练,以及各种有关提高灵活性和协调能力的活动(12)。

1990ACSM的立场指出,1990年和1978年的指南中体力活动的推荐有较大区别,主要在健康与健身方面。结果表明,缺乏运动的个体为了获得某些与健康相关的益处所需的运动量和完成运动的质量,可能与指南推荐的不同。目前能较明显地看出,低于ACSM推荐的运动水平可能会降低体弱人群和缺乏体力活动人群患慢性退行性疾病的风险,但这些人群的运动量和完成运动的质量(主要是运动强度)可能不足以显著提高最大摄氧量水平。来自大型前瞻性观察研究或此类研究的荟萃分析的数据表明,较低的死亡率与中等强度和较大强度运动(尤其是最不爱运动的群体)的微小差异有关,那些最不爱运动的群体增加运动量时获益最明显(图2)

图2 休闲时间的体力活动(每周的梅脱-小时)和全因死亡率的危险比

未来研究方向

随着体力活动和健康相关研究的不断进行,需要更加关注大量目前未能解答的问题,这些问题将为之后制定新的指南提供依据,包括轻体力活动对健康风险或益处的影响、24小时的最佳生活方式(如何更好地平衡睡眠时间,久坐时间,不同类型、强度、持续时间和频率的活动),以及短期高强度间歇训练在各种慢性病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可穿戴测量设备及相关软件的不断开发和创新应用,也将为本研究提供价值。

参考文献:

1.2018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Physical Activity Guidelines forAmericans. [cited 2019 April 23]. Available from: https://health.gov/paguidelines/.

2.2018 Physical Activity Guidelines Advisory Committee Scientific Report. [cited2019 April 23]. Available from: https://health.gov/policy/accessibility.asp.

3.2012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Human Services Physical Activity Guidelines Midcourse Correction. [cited 2019April 23]. Available from: https://health.gov/paguidelines/2008/midcourse/pag-mid-course-report-final.pdf.

4.2008 Physical Activity Guidelines Advisory Committee Scientific Report. [cited2019 April 23]. Available from: https://health.gov/paguidelines/2008/report/.

5.Saint-Maurice PF, Troiano RP, Matthews CE, Kraus WE. Moderate-to-vigorousphysical activity and all-cause mortality: do bouts matter? J Am Heart Assoc.2018;7(6):e007678.

6.Diaz KM, Duran AT, Colabianchi N, Judd SE, Howard VJ, Hooker SP. Potentialeffects of replacing sedentary time with short bouts of physical activity onmortality: a national cohort study. Am J Epidemiology. 2019; 188(3):537–44.

7.Morris JN, Heady JA, Raffle PA, Roberts CG, Parks JW. Coronary heart-diseaseand physical activity of work. Lancet. 1953; 262(6796):1111–20.

8.Fox SM, Haskell WL. Population studies in an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physical activity and cardiovascular health. Can Med Assoc J. 1967; 96: 806–11.

9.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Physical Activity and Health: AReport to the Surgeon General. Atlanta, GA: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Service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National Center forChronic Disease Prevention and Health Promotion; 1996.

10.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Committee on Exercise. Exercise Testing and Trainingof Apparently Healthy Individuals: A Handbook for Physicians. Dallas (TX) andNew York (NY):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1972.

11.Pate RR, PrattM, Blair SN, et al. Physical activity and public health. Arecommendation from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nd theAmerican College of Sports Medicine. JAMA. 1995; 273(5):402–7.

12.Garber CE, Blissmer B, Deschenes MR, et al. American College of SportsMedicinePosition Stand: quantity and quality of exercise for developing and maintainingcardiorespiratory, musculoskeletal, and neuromotor fitness in apparentlyhealthy adults: Guidance for prescribing exercise. Med Sci Sports Exerc. 2011;43(7): 1334–59.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448696976@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博评网